句子

广东十一选五前三直选遗漏统计:好緊好爽再浪一點_清晨灼熱還在身體里|最強小醫圣

广东十一选五定大小 www.oouyd.com 作者:admin 2020-01-08 11:05 我要評論

我想到了按摩這個幌子,可是桂枝嫂子未必想到??!現在是她在被“審問”。 “桂枝,你覺得簡兒咋樣?” 田濤哥示意桂枝嫂子坐下說話,還給她倒了杯酒。 “他個傻...

我想到了按摩這個幌子,可是桂枝嫂子未必想到??!現在是她在被“審問”。

“桂枝,你覺得簡兒咋樣?”

田濤哥示意桂枝嫂子坐下說話,還給她倒了杯酒。

“他個傻子……你啥意思?”桂枝嫂子滿臉慌亂的表情,低著頭試探反問了一句。

“要不……你跟他借個種?”

田濤哥又悶了杯酒,吭哧吭哧憋出一句,臉紅脖子粗。

“瞎說什么……”桂枝嫂子也是騷得滿臉通紅。

“哎,這不是沒辦法的辦法?”田濤哥嘆了口氣,把煙蒂用力踩滅,盯著桂枝嫂子望了半晌,苦笑說:“便宜了他也總比便宜別人要好些吧?”

桂枝嫂子剛要開口說話,他擺擺手又接著說道:“桂枝,這不是跟你商量嘛,先聽我把話說完?!?/p>

“懷不上娃,咱倆在村里都沒臉見人,爹媽也…….不會死心,這事我考慮了好幾天,嗯,要是跟別人借種,后面指不定會有爛扯事,一不小心說漏嘴可就完了,再說等孩子大了…….人家要是捅破這事,哎,咋辦?”

“簡兒是個傻子,不會亂說,等明個你喊他來吃飯,喝點酒,等他醉了你再……”

我聽到這番話,頓時就傻眼了,小心臟都快從嗓子眼跳出來了。

田濤哥想讓桂枝嫂子跟我借種?這不是說……我可以名正言順地跟她弄那事兒?而且還可以讓她給我生娃?

傻子要當爹了?

我理解田濤哥的苦衷,因為跟別人借種確實“風險”更大:那借種的男人說不準會酒后炫耀一番而說漏嘴,孩子長得給誰誰誰很像也會惹得街坊嚼舌根,而且,最糟糕的是等孩子大了之后這事被捅破。

拉扯孩子十年也抵不過親爹當時那一哆嗦,沒辦法,血緣關系就是這樣,孩子以后如果跟親爹相認或者走動,田濤哥也只能干瞪眼。

而且還有一點田濤哥沒說出來,他是怕桂枝嫂子因為借種嘗到了那事兒的甜頭,搞得一番而不可收拾,她如果后面跟借種的男人繼續勾搭咋辦?

沒轍!田濤哥只能有苦難言,他沒辦法挑破這事,挑破只是讓自己遭受街坊的嘲笑—種都借了,再繼續耕種貌似也合情合理吧?反正都是綠了。

“簡兒……是傻子啊,別瞎想……”桂枝嫂子支吾道。

田濤哥抿了口酒,咬著嘴唇沉聲說道:“沒事,簡兒小時候不傻,聰明著呢,下的種不能夠是傻子,再說了,生個傻子也沒啥大不了,掐死完事,回頭再想辦法,走一步看一步吧……”

我不由得倒吸了口冷氣。

如果我的種生出個傻子,就掐死?!這么狠心?看來田濤哥也不是個善茬。

不過轉眼一想,我也就明白了。

田濤哥最要緊的是想證明他兩口子能生,至于孩子是不是健康那是后話,如果孩子健健康康的男孩那自然是最好不過,要是不幸生了個傻子,呵,想辦法讓他“夭折”就是了,反正不是自己的骨血,弄死也沒多大心理負擔;如果生的是女孩也沒關系,養活大了還能換財力呢,傻閨女也不愁嫁人。

文學

“可是……這事……”桂枝嫂子糾結地說著。

田濤哥猛地把酒杯磕到桌上,皺眉沉聲說:“就這么著吧,明兒晚上你喊他來吃飯,把這事辦了,嗯,我幫著你弄,先套弄他個差不多,最后哆嗦進去就行了,不用放進去……”

桂枝嫂子正要開口推脫,我不小心踩翻了塊石頭。

“誰TMD聽墻根?!”

田濤哥一聽到動靜,霍的一下從馬扎跳了起來,兩眼噴火!

他能不惱火?借種這事要是被人聽了去,那可直接完犢子了。

“喵……喵嗚……”

我嚇了個半死,電光石火間把腦袋縮到窗沿下面,急中生智來了幾聲貓叫。

“野貓?滾!”

田濤哥將信將疑楞了一下,而后抄起空酒瓶就朝窗外咂去。

“咣!”

酒瓶粉碎。

“喵…….”

我急忙邊學貓叫邊逃竄,還TMD故意把腳步聲佯裝成貓……

“好險??!”

我一口氣跑回家,一屁股坐到炕沿上。

這事咋辦?

我拍打著腦袋,反復盤算著該怎樣應付這事。

說實話,我對借種這事自然是求之不得,能跟桂枝嫂子弄那事還讓她大肚子,多好的事??!

可是回頭一想,我又覺得不踏實。

田濤哥分明是很在意別人耕種桂枝嫂子那片地,要不然也不可能想出在邊上“督戰”的法子來,而且聽他那話的意思,他就壓根沒想真讓我跟她鼓搗那事兒,呵,他是想讓我“隔空”播種。

而且,不管咋鼓搗,真要是下了種、生了娃,田濤哥會怎樣對待孩子呢?會好好養活孩子么?會不會不管孩子健康不健康都掐死?

我以后跟孩子怎么相處?他一輩子喊我叔?他一輩子跟姓田?

還有,我跟桂枝嫂子以后會是怎樣的關系呢?

要么她為了避嫌而對我疏遠,要么就是藕斷絲連,但有一點可以肯定,我跟她是不可能再這樣相處了。

越想越亂,越想越煩躁。

本想“一醉解千愁”,于是我就著涼饅頭喝了半瓶酒,然而一夜輾轉反側,我忍不住去想桂枝嫂子那誘人的身子,忍不住去幻想如果可以下腿播種……

傍天明的時候我才睡著,一覺醒來已經是九點多了。

“簡兒,還沒起來?你昨個不是說缺一味藥么?走,上山挖去?!?/p>

我正洗著臉,冬梅姐走了進來。

“姐,還痛么?再給揉揉……”我咧嘴傻笑問道。

冬梅姐不由得紅起臉,嗔怪地瞪了我一眼:“揉上癮了?又想害得我……”

她定是想說“尿炕”那事,瞧那騷成猴子屁股的窘狀,嘿嘿。

“爺爺說治病得堅持呢,可不能治一回就停了,不管用呢,爺爺說得鞏固……”

我一本正經說著,湊過去伸手摸向她的小腹。

“簡兒啊,這病好治,可是…….哎,待會再跟你說吧?!倍方悴業氖?,苦澀地笑了笑。

“姐,還哪里痛呢?胸口痛么?我給揉揉……”

我只撈著摸了一把,那肯死心?又忍不住伸手過去,嘿嘿,這一次我直接襲向她前面。

冬梅姐也沒躲閃,任由我把手伸進領口,還配合地往前靠近了一步。

“簡兒啊,姐心里……難受,你要是不傻該多好??!”

她苦笑說著,眼里泛起了濕潤。

“不害臊,又哭咧?!蔽疑敵Φ?,用力捏搓那柔軟。

“走吧,待會……都給你?!?/p>

冬梅姐把我推開,到南屋拿出藥婁。

“冬梅姐這是……”我心里一陣竊喜。

其實,壓根就不缺藥材,可既然冬梅姐一再“慫恿”我跟她上山,那就去唄!她是怕在家里按摩又被攪合黃了吧?大白天的也不能關門閉戶“治療”呀!

“呀,冬梅這是跟傻簡兒上山挖藥去?家里誰不舒服?”

路上,時不時有街坊問幾句,不過也不會懷疑什么,因為原先他們找我爺爺看病的時候也會遇到少藥的情況,爺爺都是打發我跟他們上山挖去—他們多挖點可以抵別的藥費,所以都很樂意。

天熱得要命,這才爬都半山腰,冬梅姐就已經累得香汗淋漓,汗衫被濕透了,隱隱約約透出里面的景致,凹凸得讓我口干舌燥厲害。

“簡兒,喘口氣,那邊涼快一會?!?/p>

冬梅姐拉著我朝那邊樹蔭走去,恰好旁邊就是片水潭,便找了個陰涼下的青石板坐下休息。

“熱咧,脫了,涼快呢!”

我三把兩把將汗衫脫了,而后一抬腿把短褲給蹬掉,就那么搖頭晃腦赤果在她面前。

“簡兒……不害臊!”冬梅姐紅著臉瞪了我一眼。

她目光直勾勾地盯著我那昂揚的旗桿,胸脯微微起伏,似乎還咽了幾口唾沫。

“姐,涼快呢,脫,洗澡…….”

我傻笑著,彎腰伸手摸向她的衣扣。

她是坐著,我這一彎腰不要緊,那活兒距離她的臉頰…….也就兩個拳頭的距離。

“一股騷味,呸!”

冬梅姐輕輕拍了它一下,惹得一陣活蹦亂跳晃悠。

“痛……姐你壞,給我把牛子拍腫了?!蔽銥奚プ帕乘檔?。

冬梅姐被逗樂了,抿嘴搖頭笑了笑,說:“真傻,腫了才能用呢?!?/p>

“不懂……”我裝作茫然的搖搖頭,用渴切的眼神望著她。

我心想:就是不懂嘛,要不你給我講解講解怎么用法?嘿嘿。

“簡兒,姐要嫁人了?!?/p>

冬梅姐猛然收起了笑臉,眼圈又泛起濕潤,用力咬著嘴角。

“嫁人好,要生娃娃咧,有娃娃就有奶呢?!蔽疑敵Φ?。

冬梅姐苦澀地搖搖頭:“他……那里……有病?!?/p>

一聽到這話,我忍不住楞了,心想:“這是啥節奏?冬梅姐男人也那里不頂用?這不是說……以后也得借種?”

不對啊,冬梅姐分明還是完璧呀!她不可能試過那事兒??!她怎么知道那誰不頂用?喔,聽別人八卦的?

“啥病???沒事,過些天爺爺就回來了,能治呢?!蔽沂蘊嚼戳艘瘓?。

“他……”冬梅姐咬著嘴唇停頓了半晌,而后苦笑說:“就是……那地方爛了,臟病,聽說他每次跑長途都去那種地方,不干凈……”

“擦!”我心里頓時暗罵起來。

冬梅姐的未婚夫是跑長途的,就鄰村那楊國棟,家里情況不錯,這些年買了輛箱貨跑運輸賺了不少錢,所以都說冬梅姐有福氣,找了個好男人,這輩子吃穿不愁了。

跑長途的司機去那種地方發泄一下也是常有的事,不用說這楊國棟定是常在河邊走所以濕了鞋,一不小心中獎了,而且估計那病挺難纏。

“咋同房?要是……”

一想到這茬,我不由得焦急起來。

冬梅姐嫁過去肯定要跟楊國棟辦那事兒啊,頭一次就帶T?再說了,即便帶T也未必保險??!萬一還得冬梅姐也染上那臟病,那她可就毀了!

搞不好楊國棟還會倒打一耙,反過頭來說她婚前不守婦道……

可我沒法把這些擔心的話說出來,也不知道該說些什么,而居然腦子抽風來了一句:“洗洗就不臟了?!?/p>

“洗洗……”冬梅姐苦澀地抽搐了幾下嘴角,無奈地搖頭。

是,對我這個“傻子”來說,再臟的東西洗洗也就干凈了,可那東西……

“簡兒,你不知道,他……還有有些事,哎,我說不出口,也沒法跟你說?!倍方閭鞠⑺檔?。

“奧?!?/p>

我裝作茫然地應了一句,腦子里飛快地盤算著該怎么幫她應對這事。

“麻痹,這癟犢子……”我心里反復唾沫著。

楊國棟平時在外出車,一個月也回來不幾天,所以我對他并不怎么熟悉,也沒聽說過他那些爛事,然而冬梅姐想必是托人仔細打聽過、知道了他的老底。

“不對啊,她家嬸子、叔能同意?不知道?”我又猛然覺得不對勁。

即便急著用那彩禮錢,冬梅姐她爹媽總不能把她往火坑里推吧?難道是冬梅姐是自個托人打聽的?那人的身份還得保密不成?

“算了,不說這些了,都是命,還能怎樣?”冬梅姐抹了把眼淚。

“姐,我不傻!”

我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,一字一頓地說道。

我顧不得許多,只知道不能眼睜睜看著冬梅姐往火坑里跳!我不是傻子,我要娶你!

冬梅姐楞了一下,搖頭笑笑說:“你啊,真……”

她沒把話說完,但意思很明確—只有傻子才一本正經地說自己不傻。

“我就是不傻嘛,我……”

我想證明自己不傻,然而情急之下居然腦子卡殼了,語無倫次。

“行行行,姐知道你不傻,行了吧?”冬梅姐擺擺手打斷了我的話,嘆了口氣,而后解起衣扣,抿嘴一笑說:“便宜了你個傻子吧,給了你也比便宜了他好,呵,他知道我是個敞口貨肯定氣壞了眼,離婚才好呢……”

她解開衣扣,反手伸到背后把罩兒的掛鉤撥開,而后將往上一提拉,瞬間釋放出來。

我望著那起伏的柔軟,一陣眼暈,甚至感到大腦一片空白。

很亂,很煩躁,又很茫然。

我又想說“我不是傻子”,可話到嘴邊又硬生生咽了回去。

是的,我現在還不能說。

我想起爺爺的囑托,他讓我再裝一個月的傻子,現在算起來還有二十八天,我不敢去想如果我不聽話會是怎樣的后–爺爺說很多人都會因此沒命,不僅是我。

文學

“還來得及……”我心里一遍遍地安慰自己。

冬梅姐出嫁還要一個多月的時間,應該來還來得及,只要楊國棟這癟犢子不提前強行要了她的身子就來得及。

“傻了?來,給姐揉揉,姐胸口痛……”冬梅姐抬手在我眼前晃了晃。

“奧,大饅頭……還大咧,呃……不得勁呢,得躺下……”

我傻笑比劃著,示意冬梅姐躺下身子。

嘿嘿,那樣我不就可以找機會……

然后……揉出了感覺,再就地法辦、生米熟飯?

我現在想的就是要立馬要了她的身子!決不能讓楊國棟那癟犢子搶了先。

而且,聽冬梅姐剛才那話的意思,她本來就想給了我吧?這樣的話我半推半就從了就行吧,對,繼續裝傻聽她指揮就行了,淡定,沒必要猴急。

“簡兒,你坐下啊,想硌死我?”冬梅姐努嘴說道。

“喔,好著呢?!?/p>

我急忙一屁股坐到地上,情急之下也沒扯過衣服墊著,就那么屁股蛋懟到青石板上。

“滋……”

青石板十分沁涼,我忍不住哼唧一聲。

“咋了?硌屁股?”冬梅姐關切問道。

“涼快著呢,舒坦咧,這里也好受些了?!蔽疫腫焐敵?,指了指那里。

“傻,還有比這更舒坦的呢?!?/p>

冬梅姐挑了下媚眼,坐下身來,而后后仰躺到我的腿上。

我小心臟瞬間突突亂跳起來,熱血翻涌。

我那里能清晰感受到她的鼻息,暖暖的,很撩撥,酥酥麻麻,就像風助火勢似的,紅得嚇人。

她閉著眼睛,臉色一片潮紅,嘴角勾著,像是在笑,臉頰只要稍微一側就能挨上……

我望著她那微啟的朱唇,憧憬著接觸的親密,幻想著她事后的大花臉。

“揉揉……”

我咽了口唾沫,哆嗦伸出手。

當指尖碰觸的那一剎那,我明顯感覺到她在微微顫抖,好軟,好彈……

她花枝亂顫著柔軟,惹得我恨不得一口將其吐下。

“兩個手啊,笨……”冬梅姐嗔怪地埋怨一聲。

“對著呢!”

我傻笑回應,急忙分別用兩手去忙活。

“這……”我心里猛然楞了一下。

因為我剛才指尖分明感覺到一絲微妙的變化,那分明是果實成熟的過程。

“嗯……呃……”

冬梅姐輕哼起來,身子微微起伏,配合著我的按摩動作。

她猛然睜開了眼,盯著我那里,輕聲笑道:“怪嚇人呢,想想就痛……”

嗨,她這是開始醞釀那事兒了?來感覺了?

“姐,哪還痛呢?肚子痛么?揉揉……”

我裝作茫然地問著,一只手試探著往下按摩,摸向她的小腹。

“嗯,肚子又有點疼?!?/p>

冬梅姐應了一聲,又閉上眼睛。

我佯裝一本正經地按摩,心里卻猴急地要死,我很想知道她那兒是不是有了反應。

“不得勁……”

我兩指交錯撥了一下,將她褲子紐扣揭開。

“穴位,爺爺說得找準穴位呢?!?/p>

不等她反應過來,我一把就將手伸進了她那小內內—今天居然換了件粉紅色的。

“啊……”

冬梅姐不自覺地扭晃了一下身子。

“呸!”

她鼻尖不小心碰到了我的那里,頓時“氣急敗壞”地睜開眼罵了我一句,還嗔怪地抬手拍打了幾下。

“又腫了,難受,淑琴嬸子說得用女人的尿才能消腫呢,姐,咋辦???給我尿點行么……”

我憋住火氣,哭喪著臉說道。

冬梅姐噗嗤笑了,瞪了我一眼說:“傻呀?淑琴嬸子那是騙你呢!”

她話已出口,猛然又急忙改口:“不是,嬸子沒騙你,女人的尿是能消腫呢,可是……姐現在沒憋著尿咋辦?要不你忍一會?”

“忍不了,難受,姐你騙我,我試著你尿了,瞧,你尿了呢!”

我可憐巴巴嚷嚷著,猛然摸了一把她那神秘,而后把手指給她看。

“哼,這下看你咋說!還得抵賴?嘿嘿,讓我先沾點‘尿’消消腫,然后冷不丁……”我心里一陣竊喜。

“不急,再等會,姐還能不幫你?”

冬梅姐哆嗦著,挪動臀部調整了一下姿勢,兩腿分得更開了,顯然是為了方便我動作。

“姐,不許騙我,爺爺說騙人不好?!?/p>

“不騙你,哎,輕點……對,用指頭肚揉……”

我耐著性子繼續“按摩”,手指不停地變換指法,開啥玩笑?指法這事我可最在行了,為了練針灸、按摩,爺爺可沒少逼著我練習手指的靈活性,而且我對力道的拿捏也是爐火純青。

“啊……好弟弟,啊……受不了了,不是,別?!?/p>

相關文章
  • 黃得讓人濕的片段陌生人&穆婉

    黃得讓人濕的片段陌生人&穆婉

  • 撕開奶罩揉吮奶頭_不小心和閨蜜磨豆腐

    撕開奶罩揉吮奶頭_不小心和閨蜜磨豆腐

  • 吸奶輪流嗯啊不_口述狗狗快點舔我嗯啊

    吸奶輪流嗯啊不_口述狗狗快點舔我嗯啊

  • 腿張開點寶貝兒_王爺和丫鬟的小說肉多

    腿張開點寶貝兒_王爺和丫鬟的小說肉多

網友評論

1.本站遵循行業規范,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;2.本站的原創文章,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,不尊重原創的行為我們將追究責任;3.作者投稿可能會經我們編輯修改或補充。

頭條文章
  • 小浪貨你夾真緊水又多_yin亂大合集

    小浪貨你夾真緊水又多_yin亂大合集

  • ?;槳昊ò甌環?我被一群民工

    ?;槳昊ò甌環?我被一群民工

  • 國產三級農村婦女系列|一女被兩男吸奶

    國產三級農村婦女系列|一女被兩男吸奶

  • 趴在墻上把腿張開求饒_兩個美婦用嘴服

    趴在墻上把腿張開求饒_兩個美婦用嘴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