句子

广东十一选五定胆软件:一女多男np辣文|與六旬老婦性歡小說

广东十一选五定大小 www.oouyd.com 作者:admin 2020-01-14 11:12 我要評論

何杏兒為了躲男人,特意找了個角落坐下,和何桃兒倆人挨著,趁機也說點體己話。 王小根一胳膊坐在了倆人的身邊,看著嫂子何杏兒心里又傻笑。 何杏兒光顧著和何桃...

何杏兒為了躲男人,特意找了個角落坐下,和何桃兒倆人挨著,趁機也說點體己話。

王小根一胳膊坐在了倆人的身邊,看著嫂子何杏兒心里又傻笑。

何杏兒光顧著和何桃兒說話,絲毫沒注意王小根的一舉一動,還不經意的用手撩了下身子的衣服。

文學

“你個小丫頭,家里都沒說明白,到底是咋了?你這次偷摸的跑出來,還當真背著富貴偷漢子不成?”

何桃兒一聽,眼睛瞪了一下,伸手一打何杏兒。

“姐,你說話咋那么難聽呢?我偷漢子,還能到這來?你當真當我那事做起來沒夠???”何桃兒壓著聲音,臉蛋也通紅。

“可不?咱倆是親姐妹,我還能不懂你?”趁著唱戲的聲音高,旁人聽不到,何杏兒倒是不遮掩,話里話外的,也說了自己的心思。

何桃兒是她的親妹妹,倆人一奶同胞,男女那點事,可還不是胃口一樣,知道個一二了?

被何杏兒這樣直接的捅破了那層窗戶紙,何桃兒也頓時低落的嘆氣,“唉,姐,要說真是這事,可是你讓我咋開口呢?”

“啥,還當真呢?到底出啥事了?富貴他?外面有人了?”何杏兒見妹妹當真,心里也緊張。

何杏兒說這話也不是沒根據,雖然自己這妹子長的漂亮,可就唯獨這脾氣暴的和曬干的小辣椒似的。

陳富貴為人老實倒是沒啥,何時這何桃兒是天天跟自己的婆婆干仗。

結婚的這一年多,倆人之間就是沒消停過,弄的自己也整天操心勞神,看見何桃兒上門就肝顫,生怕二人間弄出個什么亂子來。

“就他?借他倆膽也沒戲??!”何桃兒白眼瞪了一眼,小辣椒說爆就爆。

緊接著,何桃兒就臉紅了:“姐,我都不好意思開口,他爹媽還天天在我面前念叨生孫子,弄的我倆天天干仗。

他媽還死活的在我的面前死磕,還讓我寫保證書,說一年必須生孫子!我還不能發火,說發火就是不孝順,所以肚子才沒動靜!”

何桃兒說的激動,抖著身扭著胳膊。

王小根的心思也壓根不再聽戲上,倆眼珠里瞪的冒火星子,兩眼炙熱地看著何桃兒。

何杏兒聽著雖然無奈,可是畢竟是親妹妹,傳宗接代這事在農村可是了不得的,她也自然跟著著急。

“你倆每天辦事嗎?這生孩子,還得富貴都努力??!”

“我呸,姐,你瞧我這身子,這身,這胳膊,像生不出娃的女人嗎?我是被逼的沒法子,偷摸的拉著富貴去了城里的醫院,不查不要緊,一查!哼!壓根就不是我的事!”

何桃兒越說越激動,手舞足蹈的。

“你說當年我就傻,怎么就聽了咱爹的話嫁給了陳富貴,他爹是有點小錢,可是有啥用啊?!?/p>

一聲長嘆,何桃兒的神色暗淡了不少,也就幽幽的道來了實話。

“這不,我和富貴一合計,這事也瞞不住啊,早晚要和他爹媽說實話不是?可是這窩囊廢的玩意,居然偷偷塞給我一萬塊錢讓我躲風頭?!?/p>

何杏兒一聽,也驚著了!深吸了一口氣,默默點頭。

原來是這樣,難怪何桃兒大晚上的就跑出來,唉,陳富貴其實也算是好人,但是這也太窩囊了!

何桃兒提起這事雖然生氣,可是陳富貴畢竟是自己的男人,而且她嫁過去的這一年多,的確也待自己不錯。

現今出了這事,陳富貴一個男人,可不是要了親命了。

“桃兒,這事你可當真要想清楚??!他爹媽知道了,能容的下你們娘倆?”

何杏兒想想就覺得心酸,眼睛也紅紅的,淚珠子吧嗒吧嗒的往下掉。

王大根丟下了自己和玉兒說走就走,她雖然守了寡,可是好歹身邊還有個閨女,自己這親妹子,咋也是這樣的苦命呢?

見何杏兒落淚,何桃兒也不落忍,也是紅了眼圈,抖擻了精神。

“姐,這不是我來也是瞎尋思嗎?我也沒說真的去找男人啊,富貴是啥人,對我啥心思我還能不知道?他爹媽嘴上厲害,心里不壞的,何況還是他自家兒子的毛病,還能真的休我出門子?我就先當出門散心,過段日子再說唄?!?/p>

何杏兒抹了眼淚,笑了點頭。

對!這事也不是著急的事,老天爺不賞臉,咱姐倆哭也沒用。

何桃兒心疼姐姐何杏兒,自然想多說幾句貼心話,可是這心里也憋著心思,琢磨著如何說出來才是。

她伸手擦了下何杏兒的淚珠子,抱緊了姐姐的手臂,看的偷聽的王小根就差噴鼻血了。

“姐,說真的,姐夫都走了這些日子了,你當真這輩子就守寡了?這玉兒現在小,你還不趁著自己這身段臉蛋還行的時候,找個壯實點的男人生個胖小子,這女人,還得有兒子!”

何杏兒臉一紅,居然本能的瞧向了蹲在自己身邊的王小根,瞧見王小根眼睛看著戲臺子,這才放下心。

“你這丫頭,我的事不用你操心,你可記住了,雖然咱都是有過男人的女人,可是這身子也金貴著呢,可不興瞎來!作踐自己!”

“姐,你怎么那么軸呢?你當真要守寡一輩子?”一聽何杏兒的話,何桃兒也急了。

王小根開始聽的激動,慢慢的也開始心里有點酸了。

大哥,你這媳婦真是沒白疼!嫂子人長的水靈,心眼也好,她這可是打心眼里認定了,要為了你守一輩子??!

十里八村的男人那個不是瞧著何杏兒眼紅,就連城里的大老板都開著小轎車來家里說親,可是何杏兒就是鐵了心要自己守寡,獨自一人把王大根留下的閨女養大。

這樣重情義的女人,哪里找去!

王小根心里泛起酸,也著實是心疼自己這親嫂子,現如今聽見了嫂子何杏兒的親妹子也有這難處,自然心里有了主意。

他跟著何杏兒姐妹倆的胳膊后頭,滿心思就琢磨這點事。

再幫自己的大哥和王家添上一個大胖小子,爹媽在天上,肯定樂呵的不行!

王小根想著就覺得心里美滋滋,覺得這也算是為老王家傳宗接代了!

才進了院子門,何杏兒就催了何桃兒去洗澡,見妹妹不在,她這才拉扯了王小根進了屋子,瞬間就羞紅了臉。

“小根,剛才嫂子和桃兒姐姐說的話,你可聽見了?”

王小根心里壞笑,心說你倆說的激動的時候身子直顫,自己還能聽不見咋滴?可是還是裝傻充愣,就差嘴角流下哈喇子了。

“啥?嫂子,今天晚上唱戲那個女人真好看!”

“呸,你個傻小子,竟說傻話!”

何杏兒俏臉一紅,一口輕淬,也算是心里踏實了。

也是,王小根是個傻子,看戲那么熱鬧,怎么會聽了她們姐妹倆說話?

就算是聽了,他個傻憨的模樣,又能懂個啥?

何杏兒是一想起那夜,心里還是忍不住的犯嘀咕。

就在何杏兒愣神的功夫,何桃兒洗完了推門進來,身上的睡衣還緊貼著,水靈靈的透著甜。

她一進屋就瞧見了何杏兒盯著王小根的底下看,也順著看,頓時臉頰一紅,眼神一笑,心里明白的透透的了。

何桃兒聰明通透,早就看出了端倪,心里也偷著樂。

方才姐妹倆的私房話沒說痛快,現如今夜深人靜,正是說話好時機。

何杏兒說了幾句話就把王小根打發了,自己進了洗澡間。

何杏兒出門的時候還掃了王小根一眼,欲言又止。

何桃兒心里憋著話,自然是睡不著,躺在床是看著睡著的玉兒,滿腹心事。

吱拗。

房門忽然被推開,王小根傻呵呵的笑著偷溜了進來。

“嫂子!我睡不著,和你睡行不?”

大半夜的房里來了男人,雖說是個傻子,可是也是個精壯的漢子,何桃兒估摸著這傻小子又拿自己的當何杏兒了。

一聽王小根要和自己的睡覺,她半天沒敢回應。

可是翻身一瞧這床上的三床被褥,她頓時臉一紅,心里就笑了。

相關文章
  • 小東西里面都是水|短扁小黃書小說多肉

    小東西里面都是水|短扁小黃書小說多肉

  • 一女被兩男在車上Cao_男生下面硬了而且

    一女被兩男在車上Cao_男生下面硬了而且

  • 求你快停下別再舔了_兩個王爺入王妃

    求你快停下別再舔了_兩個王爺入王妃

  • 嬌吟仙子雪乳_女的脫了褲頭光了

    嬌吟仙子雪乳_女的脫了褲頭光了

網友評論

1.本站遵循行業規范,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;2.本站的原創文章,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,不尊重原創的行為我們將追究責任;3.作者投稿可能會經我們編輯修改或補充。

頭條文章
  • 乳汁噴出來了小說_口述情感性愛故事

    乳汁噴出來了小說_口述情感性愛故事

  • 他低頭啃咬著她的鎖骨|我下面很濕好想

    他低頭啃咬著她的鎖骨|我下面很濕好想

  • 他抬起她一條腿擠進去_最強小醫生

    他抬起她一條腿擠進去_最強小醫生

  • 刮弄頂端最深磨旋轉_女友灌滿白濁

    刮弄頂端最深磨旋轉_女友灌滿白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