句子

广东十一选五360杀号:和男票在大學里做|我下面被全班男生添出水

广东十一选五定大小 www.oouyd.com 作者:admin 2020-02-14 11:20 我要評論

看到青姐的態度冷了下來,我趕緊解釋道:“青姐,我那些手法是一些私密手法,而且還很有可能冒犯您,但是我絕對沒有其它的非分之想?!?說完這話,我的冷汗都下...

 看到青姐的態度冷了下來,我趕緊解釋道:“青姐,我那些手法是一些私密手法,而且還很有可能冒犯您,但是我絕對沒有其它的非分之想?!?/p>

  說完這話,我的冷汗都下來了,我清楚青姐的能量,可以一句話就可以讓我丟飯碗。

  “哦?怎么個私密法?被你這樣一說我倒是更想試試了?!?/p>

  “就是讓您有種在云霄之巔的感覺?!?/p>

  這話說完我便低下了頭,不敢去抬頭看青姐,怕一個不小心惹怒對方。

  “咯咯咯……被你這樣一說我倒是更期待了,我倒是想試試,你如果達不到你說的那種程度,那么你就別想有好日子過了?!?/p>

  被青姐如此要挾,我也只能盡力一搏了,畢竟這種局面也是我想要的,只要把青姐服侍舒服了,我相信憑借她的能力,我以后的顧客不會少。

  “青姐,過會有所冒犯,您擔待著點?!?/p>

文學

  看到青姐閉著眼睛趴在那里點了點頭,我便開始了我的工作。

  把自己的雙手搓熱,然后開始從青姐的脖頸處開始按摩。

  手掌剛剛落在青姐的脖子上那一瞬間,我便感受到了青姐身體輕輕的顫動,同時也感受到手掌上傳來的那種光滑細膩感覺,跟我估算的一點沒錯,這肌膚絕對不比十七八歲的姑娘差多少。

  我雙手慢慢的向下游走,按理說是需要青姐脫去浴巾的,可是我卻不敢提出那樣的要求,只能隔著浴巾按摩,先從大椎穴開始往下,當我按到青姐腰部的環跳穴的時候,青姐居然輕輕的發出了一聲呢喃之音。

很明顯,青姐對我的手法很滿意。

這已經是我在青姐身上找到的第三處可以讓她興奮的穴位了,我開始加大力度,從開始的揉慢慢的變成了按,每按一下我便能感受到青姐身體的緊繃。

隨著青姐聲音的加大,我開始朝著青姐大腿內部按去,忽然感受到了一陣傾顫從手上傳來。

我知道青姐已經被我成功的按摩到位了,只不過一直在強忍著而已,但是這樣的機會我怎么能錯過。

“青姐,能不能把浴巾脫掉,我準備給您用推油的手法?!?/p>

青姐雙頰酡紅跟喝醉了一樣,睜開一只迷離的眼睛看向我身下撐起的部位,道:“你是不是已經起了色心,膽子不小啊,居然都有反應了?!?/p>

青姐的語氣嗔怪無比,但是我能聽出來她并沒有真正的生氣,而且看她那嬌媚的面容我能感覺出來她似乎也在渴望著什么。

看到青姐如此模樣,我的膽子也大了起來。

“青姐,您長得這么漂亮,而且氣質又這么出眾,尤其是您的身材又那么完美,我想只要是個男人見了您就會有反應,除非他不是男人?!?/p>

“嗯,你小子說話倒是俏皮,明明自己心中有了不該想的想法居然還變相狡辯,你們長樂師傅給我按摩可不像你這樣,這就是差距,懂嗎?”

聽著青姐那教育人的口氣,我很想反駁,我的按摩手法可是家傳的。

可,顧客就是上帝。

“青姐教育的是,那我們是繼續,還是先休息一下?”

這是我來會所第一個上手按摩的女人,而且還是一個極品美女,雖然我按摩會累,但是青姐那如緞子一樣的肌膚讓我真的有些欲罷不能。

“你把音樂換一下,DJ聲音大一點,然后把屋內的燈光給我調到最暗,我們繼續吧?!?/p>

青姐說完這話便把身上的浴巾脫了下來,我沒有想到青姐居然會這么大膽,我一直以為青姐是一個保守的女人,沒想到竟然會當著我的面脫下浴巾,更讓我沒想到的是,青姐下身居然什么也沒穿!

“還愣著干嘛,把燈光調暗?!?/p>

我快速把屋內所有的燈光都調到最暗,同時DJ的聲音也調到最大。

會所的隔音做的很好,但是如果趴在門上,還是能聽到房間內的一些聲音的。

“青姐,我先給你做做精油護理,然后再進行云端按摩怎么樣?”

“嗯,你拿出你的絕活就行,舒服了以后我會讓姐妹來照顧你的?!?/p>

青姐的這話仿佛是給我吃了定心丸,我立刻從小箱子里取出最好的玫瑰精油給青姐按摩起來。

先是給青姐來了一個全身按摩,當然按摩的時候自然是少不了照顧青姐的一些私密地位,只是這一次青姐并沒有什么反應,我也沒敢繼續試探,每個人的興奮點不一樣,我之前已經從后背找到了青姐三處興奮點,那么青姐的前身興奮點肯定還會更多。

“青姐,接下來我要進行云端按摩了,您可要做好心里準備?!?/p>

我說完這話的時候青姐明顯身體一顫,鼻子發出了一聲微弱的“嗯”聲。

之前青姐來做的按摩可能都是中規中矩的,我這種雖然也是中規中矩,卻跟之前的有明顯的區別,我這種是舒服之后的放松,之前是放松之后的舒服,區別就是我這種能引起精神方面的舒服。

換了一種普通的精油,開始沿著青姐的玉足按了起來,足底的穴位連通人體很多地方。

拿起青姐的一只玉足,輕輕按了一下涌泉穴,只是這一下,青姐便舒服的出了聲音。

青姐的玉足十分美麗,而且特別的柔軟,玉足之還做了美甲,更是顯的俏皮可愛。

加大力度朝著涌泉穴按去,然后用指被不斷地刮著青姐足底的太陰經絡。

青姐明顯手收回去腳,但是我怎么可能讓青姐收回去呢,繼續加大了兩分力度。

漸漸的青姐發出了舒服的呢喃。

足底按摩之后,我沿著腿部的三陰交繼續往上找青姐的敏感穴位。

其實我知道最好的穴位一般都是在會陰穴,長強穴還有胸口的乳中穴,乳根穴,天池穴這些地方,但很有可能冒犯女性顧客,所以不到萬不得已,我是不會去觸碰女人的隱私地方的。

讓青姐平躺著,在昏暗的燈光下,我依然能看清青姐那顫抖的睫毛。

讓我沒想到的是青姐的傲人之處絲毫沒有任何下垂的跡象,小腹之上還紋著一只美麗的蝴蝶,這一切的一切都充滿了無比的誘惑,我畢竟也是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。

當我的手再次按在青姐的身上的時候,二人都是渾身一顫。

青姐睜開那朦朧的雙眼,盡管她已經春心蕩漾,但還是很平靜的道:“做你該做的,不該做的最好不要做?!?/p>

我沒有回答,而是一只手按在了青姐小腹之上的關元穴輕輕揉了起來,另一只手在青姐雙腿之間游走。

慢慢的,我看到青姐紅唇輕啟,眼神開始變得迷離起來。

我知道,可以來最后的刺激了。

一只手沿著青姐的關元穴向上游走,直接在青姐的天池穴處揉捏徘徊,當我的手按在天池穴的瞬間,我明顯聽到了青姐的呢喃。

我大著膽子朝著青姐的會陰穴摸去,青姐并沒有阻止,我很順利的便到了會陰穴,然后朝著青姐的那處過去。

青姐的聲音也越來越大,那種舒服當中帶著痛苦的聲音我知道我要再加大力度了。

我試探著繼續給青姐按摩,看著青姐那迷離的雙眼,還有那時不時輕輕吐出的香舌,我真的很想跟青姐真槍實彈的來纏綿一次。

但是我知道這只能想想,決不能實施,一不小心可能就會進局子里。

就在我的就在我準備進入主題的時候,青姐的身體忽然緊繃起來,雙腿緊緊的夾住了我的手臂。

青姐一聲聲高亢嘹亮的聲音直接蓋過了DJ的聲音。

“彭彭彭……”

“快開門,臭小子,趕緊開門?!?/p>

隨著一陣緊急的敲門聲,長樂師傅暴怒的聲音從門外傳來。

青姐此時還在迷離狀態,全身都呈現粉紅色,尤其是那絕美的面龐更是跟喝了酒一樣,呈現一種醉人的光彩。

這種情況我首先想到的不是去開門,而是?;ず們嘟愕囊?。

青姐也被長樂師傅的聲音給驚著了,可由于剛才達到了頂端,一時間還沒緩過來。

“你去給我把浴巾拿過來,可以離開了?!?/p>

我不知道青姐這話是什么意思,但總有種不妙的感覺,但我還是按照青姐的吩咐把浴巾拿了過來披上。

青姐自己圍了起來,然后靜靜的從一旁的床頭柜上拿起一盒女士香煙點上。

然而,青姐起身的一瞬間我愣住了,一絲殷紅赫然在那潔白的床單上出現,是那么刺眼。

“這是……”

我的話還沒說完,青姐隨著我的目光看了過去,看到床上的那抹殷紅的時候,身體明顯一陣顫抖。

“你可以滾了,讓外面的人都給我滾出去!”

青姐的態度忽然變了,變的十分冷漠,甚至可以說是冰冷。

床單上的那一抹殷紅肯定不是女人的月事,我知道月事不可能就這么一點,除了月事,那就是,處子之血。

我忽然害怕起來,渾渾噩噩的打開了房門。

剛出去,長樂師傅劈頭蓋臉就是給我一頓臭罵。

……

辦公室內,長樂繪聲繪色的在老板面前極盡排擠我,說我干出了逾越按摩一事的事情。

對于老板周長生,我是第一次見他冷臉,不過我并沒有跟青姐干那些齷齪的事情,所以也不害怕長樂師傅的誣告。

“十一,我只問你一句話,長樂說的話是真的嗎?”

周長生的眼神當中帶有一絲殺氣。

關于周長生的背景我也聽過一些,明面上是飛天會所的老板,暗地里其實是一個黑老大。

“不是,我沒有跟青姐發生任何關系?!?/p>

我臉色十分平靜,但是內心卻還是有些害怕,想起床單上的那一抹嫣紅,我感覺就像犯罪一樣。

“胡說,我在門外都能聽到青青那鬼哭狼嚎的聲音,這事要是讓青青的老公知道了,你小子絕對活不了多久,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?!?/p>

周長生聽到長樂師傅的話,也是隱含怒意的問道:“青青的老公連我都惹不得,你小子把她弄的鬼哭狼嚎的?你用哪只手按摩的就廢掉哪只手吧,如果你那三條腿也用過,那你沒必要活著留在會所里了?!?/p>

我沒有想到一次簡單的按摩竟然會給自己帶來這么大的麻煩,甚至可能要搭上自己性命。

看了看門口的兩個保鏢,我感覺應該能逃走,畢竟這沒有人知道我會擒拿。

嘎吱……

“老板,青姐過來了,她說要找您,您看……”

“讓她進來吧?!?/p>

周長生的話音剛落,青姐已經出現在了門口,恢復了之前的高傲冷靜,眼神冷的能殺死人。

青姐只是淡淡的看了我一眼后便朝著長樂走了過去。

啪!

一記響亮的耳光直接打在了長樂的臉上。

出奇的是,周長生居然沒有出手阻攔,不過他的臉上明顯也不好看,打狗還要看主人,更何況還是一條跟隨他多年的老狗。

長樂也是被青姐給打蒙了,不過看著青姐那鳳眉含煞的樣子,也不敢多說什么。

“長樂,我敬你是一位長者,所以可以容忍你一次兩次,但是你往我身上潑臟水,這可不是我能容忍的,清者自清,濁者自濁的道理我想你應該懂,我是什么人,你也應該懂!”

長樂被打了這一耳光,也不敢稱呼青姐為青青了,拉下了那張老臉,低聲道:“這事是我誤會了,不過這小子冒犯了你,他那雙手必須廢掉?!?/p>

我沒有想到長樂居有如此惡毒的一面,不過我并沒有當即發作,想看看周長生如何處理這件事情。

“青青,這事你說了算,這小子究竟如何處置,你一句話就行?!?/p>

周長生此時一臉的大義凜然,絲毫看不出半點不愿之意。

“他那雙手就是給我按摩的雙手,給我按摩就算冒犯,那么長樂是不是現在已經不能活了?”

說完這話,青姐便慢慢的走向了長樂。

“這小子以后我罩著了,長樂平日里的作風我也知道,但是這一次你如果為難十一,那么就別怪我得理不饒人了?!?/p>

我沒有想到青姐居然會為了我說出這樣的話來,一時間即感動又吃驚,同時腦海里還想著房間里床單上的那抹殷紅。

“好,既然青青你這樣說了,這小子便沒事了,只是希望你在局長面前多給我們會所美言幾句,畢竟我們這口飯也不容易?!?/p>

周長生這話絲毫沒有軟下來的語氣,反而隱隱有些要挾之意。

“周老板放心,我家那位沒那工夫跟周老板鬧騰?!?/p>

說完這話,青姐便踩著高跟咯噔咯噔的走了,而我卻一時間不知道如何是好。

周長生看了一眼我跟長樂,恨鐵不成鋼的對著長樂道:“還不把你徒弟帶走,以后再給我捅婁子,你們兩個一起沒命?!?/p>

第二天我就被調離了長樂的手下,我成了一個被孤立的按摩師,周長生已經發話,除非有人點名,不然我不能出去干活。

這簡直就是變相的趕我走。

給客人按摩是有提成的,就像青姐那次,我提成能有一千塊,加上保底兩千,我再努努力,一個月五六千不成問題。

第三天,上班不久我就接到了青姐的電話,告訴我她的一個好姐妹讓我過去按摩,她已經給周長生打過招呼,車子已經在門前等著我。

從自己的按摩房間走出去,一路上被同事指指點點,大多數的話語就是我被包養了。

門口一輛嶄新的寶馬七系,上車之后發現青姐并沒有在車上,司機直接帶著我去了碧水樓亭。

碧水樓亭是江海市最豪華的別墅小區,也是達官貴族的聚集地。

這里的房價可以說是寸土寸金,里面隨便拉出來一個土豪恐怕也是身家過億的主,那些土豪太太出手肯定闊綽。

來到對方指定的房間敲了敲門,開門的是一個女人,我目光落到她身上的一瞬間便被驚艷到了。

我從來沒有見過五官如此精致的女人,沒有任何粉黛修飾,完全素顏都美的令人窒息。

一直等她叫了我一聲,我才連忙收回心思,做了一下自我介紹,當我說我是學徒的時候,對方明顯皺了一下眉頭,不過良好的素養并沒有讓她露出不滿之色。

“我叫孫娜,我的情況青姐應該跟你說了,只不過你是學徒工這件事情不會是跟我開玩笑的吧?”

我微微一笑,道:“我的確是學徒工,不過在這之前我已經有幾年的按摩經驗,而且是家傳。您是想要什么效果?!?/p>

孫娜有些吃驚的看著我,問道:“按摩不都一樣嗎?難道還分情況?”

“當然,按摩可以治病,可以養生,也可以讓人達到精神層次的享受,不知道您選哪種?”

“咯咯咯……看來青姐沒少被你忽悠,也對,青姐看著冷冰冰的,其實就是沒經人事的小姑娘。我有些偏頭痛,想養生,還想達到精神層次的享受,不知道你能不能辦到?”

看著孫娜狡黠的眼神,我知道她是想故意戲弄我,不過我已經做好了心里準備。

“完全可以,只是需要你配合我一下,精神享受的時候,我希望房間里放一點舒緩的音樂,聲音大一些?!?/p>

提出這樣的要求,是怕孫娜也跟青姐一樣控制不住自己的聲音高聲叫出來,雖然這別墅的隔音效果很好,但是難免會傳出去。

再加上青姐告訴我孫娜的老公是一個民營大老板,這讓我更加不敢馬虎。

“好啊,你想讓我怎么配合你?是趴著還是躺著?”

孫娜俏皮可愛的樣子讓我原本有些緊張的內心也放松了許多,不過還是很認真的道:“需要你脫光衣服聽我指揮?!?/p>

這話說完,孫娜臉上的笑容凝固了,柳眉深深的皺了起來,有些怒意道:“你確定這是給我按摩?”

這已經不是我第一次被誤會了,淡然說道:“我是來給您按摩服務的,而且也能治療您身體的一些不適,如果您不相信,那我先走了?!?/p>

說完,我便起身要離開,我雖然能用按摩的手法讓人達到興奮的巔峰點,但是也需要客人的全身心的配合才行,如果客人心存他念,我會有三分之一的失敗率,這樣的風險我不會去冒。

孫娜似乎沒有想到我會走,當即擋在了我的面前,有些嗔怪的看了我一眼,道:“看不出來你年齡不大,脾氣倒是不小,你要是能讓我達到那種狀態,脫衣服也行,不過我有個條件?!?/p>

“只要你能配合我,我保證能讓你嘗到那種滋味?!?/p>

“我的條件很簡單,你必須蒙上眼睛,不然我根本不能放松身體?!?/p>

這樣的要求我還真是第一次遇到,不過想了一下對方的身份,再加上青姐的囑托,我便點頭答應了下來。

不看更好,看了說不定會心猿意馬,起到反作用。

聽到我如此痛快的答應,孫娜直接帶著我穿過走廊,走進了一間房間。

進入房間的那一刻我愣住了,這里的設備比竟然飛天會所里的按摩設備還要齊全,最關鍵的是,我居然還看到了很多性用品,在桌子上擺的整整齊齊,完全就是沒開封的。

這一瞬間,我似乎明白了青姐為什么叫我過來了。

“你閉上眼睛,我準備脫衣服了?!?/p>

相關文章
  • 高考結束把第一次交給同學|震顫地鐵地

    高考結束把第一次交給同學|震顫地鐵地

  • 征服飽滿同事好多水|4p小說3男1女

    征服飽滿同事好多水|4p小說3男1女

  • 按摩棒一步一步樓梯|二個人在小黑屋里

    按摩棒一步一步樓梯|二個人在小黑屋里

  • 和男票在大學里做|我下面被全班男生添

    和男票在大學里做|我下面被全班男生添

網友評論

1.本站遵循行業規范,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;2.本站的原創文章,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,不尊重原創的行為我們將追究責任;3.作者投稿可能會經我們編輯修改或補充。

頭條文章
  • 額~啊~啊~~啊~啊快用力_葡萄放進了穴不

    額~啊~啊~~啊~啊快用力_葡萄放進了穴不

  • 寶貝看你的小櫻桃腫了|我和閨蜜跟男朋

    寶貝看你的小櫻桃腫了|我和閨蜜跟男朋

  • 亂欲家族全文_嗯啊好漲好深不要了

    亂欲家族全文_嗯啊好漲好深不要了

  • 強奸農村美婦|小s貨再浪些再咬緊點臟話

    強奸農村美婦|小s貨再浪些再咬緊點臟話